车贷平台乱象调查:下款划扣近万砍头息

2019-12-24 14:22

  (原标题:车贷平台乱象调查:下款划扣近万砍头息,陌生平台呼真名电话推销)

  “房可贷、车也可贷”“线上申请不押车”“利率低至0.3%”目前,一种通过将个人汽车抵押获得贷款额度的网贷平台在贷款市场上兴起。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车贷业务总成交量为169.31亿元,占P2P网贷行业2019年第三季度总成交量的7.12%。

  据新华社报道,随着不少融资租赁公司进入车贷市场,一些“抵押贷款”摇身变成“融资租赁”,对借贷人来说,可能面临高利率甚至暴力催收的风险。

  近日,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金融监管部门对网络贷款机构日趋严格监管下,一些网络车贷平台打着“商务咨询”、“信息咨询”的名头撮合银行与借贷人,利用借贷人急于借钱和“不懂行”的心理,诱导借贷人签下“阴阳合同”,将汽车抵押贷款变成售后回租,车辆所有权实际悄悄发生转移。甚至,不少借贷人签下合同后,就遭遇了“砍头息”、暴力催收和私自拖车等情况。

  南都记者实测发现,目前车贷App多数出现强制授权内容多、个人隐私条款不完善,甚至记者填假名资料后,就有陌生车贷平台直呼记者真名进行电话推销。不少投诉者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通过这类车贷平台申请贷款后,现实生活中遭遇了不同程度的隐私泄露。

  南都记者查询安卓应用市场发现,目前市面上的车贷App类型多达几十种,不少下载页面显示“轻松申请、快速放贷”“线上申请不押车”等广告口号,有的平台称贷款额度最高可达50万元,利息低至0.3%。

  2018年年底,广州市民何先生因创业需要资金周转,在天河区找到一家名叫凡普金科的贷款平台。南都记者查询“天眼查”获悉,凡普金科全称为“凡普金科有限公司”,工商经营范围为科技推广与应用服务业。不过,该司的简介自称“为有借贷咨询、车辆融资租赁、消费分期等需求的人提供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旗下有凡普信、凡普快车、钱站等品牌”。

  何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其原本打算申请信用贷款,被凡普金科的工作人员告知无法办理,“业务员说我可以抵押汽车来贷款,利息也不高,急用钱我就同意了”。

  何先生申请贷款6.35万元,刚放款的瞬间,他就遭遇了传说中的“砍头息”。

  据何先生提供的交易流水信息显示,2018年12月30日10时27分,账户名为“华夏存管”的网上银行给何先生个人账户发放72800元,10分钟后,名为“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客户备付金”的账户扣走12100元,1分钟后该账户又转回2800元,这一番操作令何先生感到莫名其妙。

  “后来凡普金科的工作人员说是扣错了,转回2800元,等于借贷金额还是63500元。但我还款时才发现,实际要还的数额竟然变成72800元,凭空多了9300元要还。”除了被迫支付9300元的“砍头息”,何先生在申请办贷时还额外缴纳了合计1500余元的押车以及该平台在车上装GPS的费用。事后,何先生收到该平台寄来的三份纸质合同,他气愤不已。“签约时业务员只匆匆让我在两张A4纸上签字,上面列了每个月还款金额。但寄来的合同和我当场签的完全不同,签名也不是我本人的。”

  就何先生的遭遇,南都记者多次尝试拨打凡普金科的客服电话,其多个客服电话均显示停机或无人接听,其“天眼查”信息显示的区号为0779的办公电话亦无法接通。

  根据公开报道,车贷借贷人遭遇砍头息的案例不在少数。据新华社报道,2018年12月25日,广东中山的程成在深圳投哪金融机构旗下的“畅快车贷”办理了汽车抵押贷款,合同上的贷款金额是46650元,但扣除服务费等费用后,实际到账只有39680元。这些贷款分36期偿还,每期2092元。最终,3年总还款额高达7.5万多元。

  南都记者在黑猫投诉和聚投诉网站上输入关键词“车贷”,发现两家投诉网站分别有1200条和2000条以上的相关车贷投诉,集中在合同欺诈、高额利息与“砍头息”、私自拖车等。投诉内容还显示,遭遇暴力催收的借贷人不在少数。

  2019年10月,宁夏的张女士在申请抵押汽车贷款时,同小区的住户为她介绍了美利车金融的业务员,出于信任张女士没有细看贷款合同。“当时业务员算了一笔账,五万块钱贷三年,年化率7.6%,三年后总计还款约六万元,我觉得价钱合适就签了合同。”结果,第二天收到还款通知短信的张女士傻了眼。“银行通知我贷款了65580元,每个月还款2000多,三年总计要还款变成了七万多元。”

  面对张女士的疑问,美利车金融的业务员向张女士解释,这多出来的15580元是服务费,也需要计算在她的还款本金中。“我根本没享受什么服务,为什么要付这么高的服务费,而且当时签合同的时候也没有细说啊?”与业务员协商无果的张女士没有按时还款,随后便收到了五六个催收电话,对方称张女士如果不按时还款,将会给她所有的亲戚朋友打电话。“我记得有一个催收员威胁我,你半小时还不上,看我们公司能不能把你怎么样?”张女士无奈下选择向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投诉。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美利车金融的工商信息显示,其所属的公司为天道计然(北京)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注册于2014年6月,注册资本11286万元,其公司规模显示“小于50人”,显示经营行业为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

  与张女士类似,前文提到的何先生也表示,按照合同约定每月14日还款,“但一般到了10号他们就开始来催,如果不慎逾期一两天,我还收到过广西、北京不同归属地发来的威胁短信,有些直接短信发我的实时定位截图威胁我。”

  南都记者就此事尝试联系美利车金融,发现其官网无实时客服,只留有一个客服邮箱。但截至12月23日,南都记者多次就张女士的遭遇联系该客服邮箱,均未获回应。据公开报道显示,“美利车金融”原定11月15日赴美上市,但11月11日其北京、武汉办公室均遭到警方调查,疑涉非法催收。12月2日,该平台创始人刘雁南被警方控制。尽管美利车金融对外称“一切正常”,但目前其App在安卓和苹果商店均已无法搜到。

  此外,一些正常还款的借贷人,家属也遭遇了恐吓。据新华社报道,广东揭阳的黄先生由于未按时把机动车登记证上交给易鑫公司,已正常还款6个月的他遭到了威胁恐吓。“公司有3个人跑到我老家威胁恐吓我母亲,我害怕他们继续骚扰家人,就按照他们的要求一次性结清贷款,并支付了3000元的所谓上门催收费。3.6万的贷款最后还了大约5.7万。”

  实际上,对于暴力催收的行为,我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17年12月1日联合下发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第五条明确规定,放贷机构不得暴力催收。此外,该《通知》还禁止P2P平台从借贷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保证金等费用。

  南都记者根据安卓应用市场排名,抽取了排名靠前的10家汽车抵押贷款App进行测评。实测发现,部分车贷平台号称不需要借贷人的征信信息,只需要提供姓名、身份证就可以通过其数据系统评估借贷人资质。

  例如,易鑫金融的客服向记者表示,只需要身份证和驾驶证做一个初步的大数据预审。该名客服介绍:“通过大数据预审就可以知晓有贷款意向者的犯罪记录和被公开执行信息。”另一家快贷网的工作人员称不需要借贷人的征信,称其自有一套查询系统可以查到申请人的征信记录。

  根据我国2016年颁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九条,要求妥善保管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料和交易信息,不得删除、篡改,不得非法买卖、泄露出借人与借款人的基本信息和交易信息。

  南都记者在下载车贷App并填写了真实的手机号码和假名后,随即接到了贷款推销电话,其中甚至包括未注册的平台。一家自称是“协智金服”的电销人员直呼记者的真名,并直言是从记者注册的车贷平台获取的联系方式。

  记者在实测中还发现,多数车贷App在隐私权限规范上不合规,涉嫌强制或过度收集用户个人信息。此外,一家名称为东方融资网的App,在记者首次下载并打开后App后,没有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协议告知,也无法在App内再次查找相关协议。进入该App后,不管用户点击任何选项,均会跳转到一个贷款额度测评页面,完成该项测评后,用户才能够看到后续页面,令人感到困扰。

  进入东方融资网App后,不管用户点击任何选项,均会跳转到一个贷款额度测评页面,完成该项测评后,用户才能够看到后续页面。

  杭州某互联网头部企业的产品经理告诉南都记者,敏感授权包括相机开启、读取用户通讯录和GPS精确定位等,“为了所有用户可正常使用App,常规的互联网平台下载时一般只要求用户授权电话号码、储存卡信息和大致位置。肯定不会一开始就强制开启GPS精准定位的,这类权限通常是事后给予用户授权的选择权。另一点就是,用户首次下载、登录App时,必须向用户展示《隐私政策》,并通过弹窗或其他明示同意的方式,供用户选择。”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放贷机构的工商经营范围没有小额贷款业务,它肯定是违规的。广东金融网目前每个月更新一次小额贷款公司的白名单,公众可以查询哪些小额贷款公司具有资质。”

  该负责人同时也指出,许多网络贷款平台是作为中介撮合借贷人跟银行,对这类平台暂时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这类网贷乱象,我们也在业界研讨会座谈会反映过,地方的金融监管部门也向上提过意见,希望对这一类的助贷机构采取监管行动,但目前还没有看到。”其建议称:“如果不是白名单里的借贷平台,却实际向不特定对象放贷超过10次,公众可以直接向公安部门举报。”

  在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看来,车辆抵押贷款平台的监管主要存在两方面难题,一是法律监管的难题,二是信用风险的难题。

  “车辆贷款平台流动性很强,难以彻底掌握资金来源和借款人的资金使用状况,可能很容易触及非法经营、资方恶意欺诈、贷方贷款诈骗以及非法洗钱等问题。另外车辆贷款平台准入门槛低,客户资信要求不高,风险控制能力弱,项目信息披露不足。我国法律对车辆贷款放贷的信用要求不足、不够清晰,这就使得贷款不良率提升,进而带来多种犯罪。”

  南都记者查询获悉,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与汽车融资租赁有关的案件有307708条,案件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办理汽车抵押贷款是否为贷款人的真实意思,汽车销售公司是否存在欺诈行为,汽车金融公司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在大多数案件中,因为贷款人还贷记录、录音等证据不足,法院最终不予支持。

  目前,各地司法机关正不遗余力打击这类存在犯罪行为的网贷平台。据宁波市检察机关2019年10月11日通报,2016年以来,以被告人赵某军为首的恶势力团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共同出资、分工负责,诱骗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汽车抵押合同,最终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以上述罪名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赵某军有期徒刑11年零两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5万元,判处其他被告人有期徒刑十年至十年零三个月不等的刑期。